「北水南送慶祝會反串」記者會新聞稿
記者會訴求:
一、 用水顧量,更要顧質:落實飲排分離,灌排分離,廢污水禁止混入飲用水及灌溉水取水口上游;
二、 水價應適度反應在用水量上,以促進工業用水節水;
三、 緊急海淡設備應納入政策環評;
四、 立即公告水源短缺之虞地區,落實開發單位使用50%再生水比例;
五、 中央管河川應設置流域委員會整合治理。
說明:
台灣乾淨水行動聯盟理事長彭桂枝發言:
  2017年,我們要喝乾淨水聯盟發起行動:要求政府改善頭前溪水質,該年政府也宣布要加速北水南送的佈管,預計2020年底完工。然而,管子即將完工之際,迎來的是氣候變遷造成的大旱!
  為了因應工業及民生用水,頭前溪取水量大增,每日取水50萬噸,桃竹苗首度在結穗期停灌; 石門水無水可以南送,過去六個月北水南送管子平均送水3萬噸,只佔管子的十分之一送水量,大水管只能調度,無法解決水量及水質問題。
  政府的應變方案是啟動緊急海淡廠1.3萬噸計畫,另外也丟出興建三座水庫及加高壩體的風向球,試圖緩解水情。
  我們呼籲:面對氣候變遷造成的旱災,政府應該從長計議,讓珍貴的水資源從源頭治理,多次運用,擬定長遠解方,而非拼命找量,卻未顧本!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執行長吳碧霜發言:
大旱之際,滴水都不能浪費,聯盟要求政府:顧水量也要顧水質:以大新竹為例,頭前溪中上游污染源應整治,污染性工廠應盡速遷移或接管,家庭污水也應加速接管,避免讓中下游民眾喝到超級濃湯!
另外,每條中央管河川應設置跨域治理委員會,綜管水資源利用型態,維護河川水質,生態保育,以及水源調度機制等等。
水資源開源節流,國家應推動長久政策水資源政策因應氣候變遷: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王豫煌發言:
  台灣過去以農養工,但現在卻是坑殺農業來養工業巨獸。每逢缺水時期,總有擁戴水庫派提出蓋水庫的政策;台灣水庫的問題是上游水土保持欠佳,造成水庫淤積。蓋再多的水庫(大臉盆),遭遇氣候變遷和淤積一樣是沒用。
面對缺水應該從頭盤點,擬定改善方案。前瞻水環境建設計畫大筆舉債進行河川、區域排水及海岸環境營造與改善及水資源開發,實際上卻是引入更多河川、溪流、區域排水的水泥化整治工程,並未確實改善水質污染和涵養水源,反而大量破壞河川溪流的自然水文與生態,與河川復育的口號背道而馳。國會及全民應嚴格監督第二期前瞻建設水環境計畫的預算執行,必須落實在水質改善、溪流河川復育、水源涵養,以自然為本的解決方案來因應極端氣候的衝擊;同時,也必須嚴格限制工業用水毫無節制的搶奪農業、民生用水的優先權利。
反對雙溪水庫自救會表示:
  在雨季的時候取河川水支援缺水地區沒有問題, 但為了把大自然的水留下來,而建水庫,絕對反對! 希望每一個地區把自己的水質水量顧好來,不要一缺水就是想到破壞大自然的方式來取水。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 粘麗玉主任發言:
  水資源生態、水量、水質如何相輔相成?頭前溪污染性工廠若無遷移或接管,改善頭前溪水質恐怕只是政府開會敷衍而已。源頭管理失序,以供定需淪為口號!加上無總量管制,耗水大戶不敢開徵耗水費,若未健全及統合水資源管理,建再多的水庫都不夠使用!
我們該擔心的是水庫儲水量再大,若上游集水區土質鬆軟又濫墾濫伐,那麼再多的水庫也是如石門、白河水庫一樣土石淤積到時水庫又變土庫了!
  加高壩體像房子違章建築,將造成水庫下游民眾活在恐懼中,萬一違章建築倒塌,後果不堪設想。冒然喊出新建水庫,對工業用水輕縱放,實在不是進步的水源涵養政策。
  森林生態、再生水、人工湖、伏流水、海淡廠,所有備用水源都該逐一檢討,而不是遇旱就突然農業停灌,犧牲為民維持糧食安全的農民。
  善用水價調整策略,以價制量,促進節水產業發展。民生基礎用水一定度數內不受影響,產業用水的水價應適度反映製水成本。藉由以量制價,長遠促進節水產業的發展。
地球公民基金會表示:
  開源之餘,政府應該祭出節水的政策,其中最關鍵的問題是「水價合理化」。台灣每度自來水(1立方公尺)的開發成本已高達20-30元,但水價卻只有7.5-11元之間。日本東京每度水達新台幣50元、新加坡連續兩年漲水價30%、香港24元,與這些亞洲鄰近國家相較之下,台灣的水價確實很低。低廉的水價使得國人的每日人均用水偏高,近十年台灣人每日人均用水量超過270公升,且是逐年攀升。在國際水資源協會2015年的資料中,台灣是自來水用量世界第二的國家。
  合理的水價應是確保節約用水的人,付出符合成本的水價,而超量用的人則要付出較高甚至懲罰性的水價。例如,如果以每日人均用水量200公升為標準(已比新加坡的165公升略高),在此以下的用戶支付每度(一百萬cc)20元的成本價,用水在200-300公升者,水價調高為30元/度;300-500公升者,再調高為每度50元。如此,必然大大降低用水量,而且並不會增加大多數人民的負擔。
立法委員陳椒華發言:
  我國用水結構相當集中,每月使用1,000度以上的工商用水大戶,數量只佔0.12%,卻用了百分之30的自來水。
  為使耗水者採取積極性節約用水措施,立法院在2016年通過要求月用水量大於 1,000 度的用戶,包括石化、造紙、紡織與電子業等,附徵 10%~3
0% 的水費。預估一年可徵收約 13 億元,並省下自來水、地下水及其他水源共約 9,000 萬噸,相當翡翠水庫四分之一總蓄水量。
  但是經濟部至今仍不開徵,有行政怠忽之嫌,應儘快開徵耗水費,引導產業提高節水效率及多元水源利用,來解決氣候異常下的水資源短缺問題。
  因應氣候變遷,國家應衡估水資源有限,落實「再生水資源發展條例」。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許博任發言:
  水資源調度或開發都有限,產業的開發不可能無上限,例如台積2奈米廠,新竹縣台知計畫,工研院周邊開發案、、、等等,這幾個開發案都要做的話,水一定不會夠。
立法委員邱顯智發言:
   2015年12月公布施行的再生水資源發展條例第4條第1項及第2項 ,規定水源供應短缺之虞地區,應依中央主管機關核定之用水計畫,使用一定比率之系統再生水。然而,在2017年的時候,經濟部水利署原本要公告「水源供應短缺之虞地區」,但因為行政院啟動前瞻計畫並提出供水穩定四策略 ,水利署也政策轉向,評估暫時沒有公告缺水地區必要。然而,目前的政策顯然無法因應氣候變遷下極端氣候常態化的情形。過去已經規劃甚至立法授權再生水等措施,也必須正視執行。
  除了現實上使用再生水以開源節流的必要性之外,再生水還有一個重要的價值──用水成本的合理分配。雖然再生水成本較其他
水源昂貴,但如果不要求相當用水量者運用再生水,而是和其他用途競爭水源,等於放任業者將其應負擔的生產成本外部化。
  氣候變遷已是常態,水利署在新竹南寮設置的13組機組(每日製水1.3
萬噸),未來可能都會在台灣西部移動。海淡設施的取水點、用電量、是否優先做為工業使用、滷水排放……等問題.都應以政策環評方式,詳細評估及說明 。
新竹市議員廖子齊發言:
  根據環評法規,海水淡化廠每日設計出水量1000公噸以上就應實施環評,這次新竹短期救旱的緊急海淡設施,每天供水量是3000公噸到13000公噸,遠遠超出應環評門檻,甚至比現在台灣已運轉的任何一座海水淡化廠的規模都更大。
  但行政院的供水壓力迫使水利署以本案為臨時性、可移動式的海水淡化機組串連,旱象解除後就會撤除,並非在原地興建永久建築形式之海淡廠,加上其他法條的曲解來規避環評。
  海水淡化產水後剩下大量的高鹽度鹵水,應該經過嚴謹的環評程序,尋求合適的排放地點和排放方式,以降低對沿岸生態與漁場的影響。水利署預計未來會利用這些可移動式的淡化機組,在台灣其他缺水地區做緊急短期救旱用,既然已是救旱政策的一環,請水利署提早啟動政策環評,針對台灣潛在乾旱地區尋找適合裝設海淡機組的地點,不要每次緊急都用曲解法規的方式規避環評破壞環境。
立法委員邱

顯智發言:
  如同農委會陳吉仲主委所說的,森林蓄水量比人工水庫更多、效益更大,也符合永續發展的目標。光是森林蓄水量,就等於73座石門水庫 。因此水土保持法明定水庫集水區是特定水土保持區 ,以達到涵養水源、防治沖蝕淤積等目標。然而,不少水庫集水區因為長期開發的歷史因素,以及開發利益重於保育的心態,讓各地水庫普遍面臨上游水土保持不佳、超限利用等問題,再加上颱風和強降雨等氣候特性,而難以發揮水保成效。
此外,集水區的水土保持,還有事權分散的問題:水資源局負責水庫蓄水範圍、水利署管轄河川、林務局則管林班地,水保局負責山坡地水土保持,地方政府負責土地使用管理。水庫集水區整體規劃管理上的制度性缺失,也是水保和執法成效不彰的背景。因此,如何統合分工,落實集水區治理,更是需要各機關協調處理的課題。
面對氣候變遷造成的旱災,我們呼籲政府從長計議,擬定解方,做好灌排分離及飲排分離,讓珍貴水資源可以被多次運用,改善水質,兼顧水本!
出席的團體代表人:
台灣乾淨水行動聯盟 (彭桂枝,陳錦玲,南光遠,鄭于育,邱奐晴)
地球公民基金會(宋沅臻)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吳碧霜)
竹北璞玉自救會 ( 陳義旭,田守喜)
反雙溪水庫自救會(呂會長)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陳政衡律師)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 ( 粘麗玉主任)
荒野保護協會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陳震遠 研究員)
時代力量立委 (邱顯智, 陳椒華 )
時代力量新竹縣議員(連郁婷、助理盧昱蒨)
時代力量新竹市議員(廖子齊、湯琳翔)
環境權保障基金會 ( 許博任)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王豫煌)
發起團體、學者及民代:
台灣乾淨水行動聯盟、環境權保障基金會、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竹北璞玉自救會、台灣生態學會、荒野保護協會、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反雙溪水庫自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臺灣環境資訊協會
國立清華大學化學系榮譽教授凌永健、社會學所榮譽教授李丁讚、人文社會學院王俊秀教授、李天健教授
時代力量新竹市議員廖子齊、新竹縣議員連郁婷、立委邱顯智、立委陳椒華
時間:2020年12月4日(五)10:00
地點:立法院群賢樓外(雨天備案紅樓202)
新聞聯絡人:台灣乾淨水行動聯盟秘書長南光遠0936-484832、
      台灣乾淨水行動聯盟理事長彭桂枝0937-989482
電郵:hsinchu.drink@gmail.com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但現在卻是坑殺農業來養工業巨獸” ,知道竹科有10兆產值,養活多少家庭?

    相同的土地面積、用水量,就算精緻農業也無法達到這產值的百分之一,也撐不起這麼多的人口;事實上,全國工業用水才佔9%(16億噸),反之農業佔了72%(128億噸),剩下的19%才是民生用水。

    以佔比和使用特性而言,該設法節約的正是農業用水,工業已逾四成回收,而農業回收率非常低,但考慮單位面積產值的投資改善空間卻是癥結。
    別看到農田、牧場、養殖池就以為更自然親和,它也是人造景觀,只是看起來比較綠而已。

    “犧牲為民維持糧食安全的農民。” 這種訴諸文組情懷的煽動性措辭就不必了,請拿出真實數據和科學化論述,告訴大眾可以怎麼做、從哪方面著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