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部水利署宣布,明年一期休耕停灌面積達4萬一千公頃惹議,今天上午近三十位桃園、新竹農友北上到經濟部前抗議,要求水利署應遵照水利法第十八條的用水順序,農業用水應優於工業用水,不應片面宣布強制停灌休耕,還給農民水源與耕作權。若不得已必須休耕,補助金應直接補助實際務農者而非地主,此外,補助金也應由工商業廠商支付,而非全民買單。

水利署副署長賴伯勳接受農民陳情時則表示,休耕政策的確「要更周到一點」,水利署將與農委會等相關部門協調,下週五前會向農民提出完整回覆。

農友批評停灌政策 農業價值不能只看GDP的數字

十二月二十五日傍晚經濟部水利署宣布停灌休耕面積後,引起農民的反彈與不滿,二十五日才剛上任的綠黨新竹縣議員周江杰,在二十六日當天就接到五十多通農民陳情電話。這項停灌政策對桃園、新竹的影響頗大,包括大漢溪流域石門水庫灌區2萬2677公頃停灌,遍及新屋、桃園市、大園、觀音等地,以及新竹頭前溪流域灌區含鳳山溪流域灌區4小組,共4千606公頃。

今天上午近三十位桃園、新竹的農友到經濟部前抗議,桃園大溪的農友呂東杰說,經濟部水利署片面宣布強制休耕,不但沒有跟直接受影響的農民商量,甚至違反水利法第十八條的用水優先順序,原本優先於工業用水的農用水竟被跳過,「請水利署不要違法行事,還給農民水源與耕作權」。

呂東杰指出,水利署以「種植稻米是高耗水卻低GDP」為由推動大面積停灌休耕,但是根據農委會委託台大調查的「水田公益機能評估」,發現全台三十八萬公頃的水田,每年可補注地下水超過二十億立方公尺,相當於六座翡翠水庫的蓄水容量。

10430504_1019599704722466_6022180184989862589_n
桃園大溪的農友呂東杰(右)號召農友北上到經濟部前抗議,要求政府還農民水權。

如果以水庫開發的原水平均價每噸11.15元計算,地下水涵養效益高達223億。他也強調,停灌不僅影響地表的生物棲息地,地下水源滲入率減少也將造成河川水量減少使得水污染更加影響生態,農用水的挹注地下水、滯洪等功能都被隱藏在GDP的數字底下。

停灌補助對租耕農不利 農業相關業者也受波及

10417715_1019598968055873_3264038071284650017_n
新竹新豐的稻農劉政雨批評,停灌補助不應由租耕農向地主協商,租耕農可能會面臨解約、無法續租的情況

新竹新豐的農友劉政雨說,一旦停灌休耕,明年農民的生計堪憂,「我們就是不知道怎麼辦了,只好來經濟部前陳情」。雖然農委會依照「農業用水調度使用協調作業要點」為依據,提出稻農賺款加五%作為停灌補償,一公頃補助八萬五千元,但是補助往往拿給地主,承租耕者者不一定拿得到補助。

劉政雨批評,停灌補助不應由租耕農向地主協商,租耕農可能會面臨解約、無法續租的情況,「就算地主願意與租耕農協調補償金比例,但是扣除農田租金後,租耕農也不一定拿得到八萬五千塊」。

若租耕農願意繼續承租農地轉作其他作物,但地主也不一定會同意,因為轉作其他作物只能領三萬九千元的補助,而領休耕補助是八萬五千元,「如果你是地主,你會選擇哪一項補助領取?」

農用水與工業用水如何分配 水利署下週五提出完整說明

10904570_1019599438055826_3254201800097625801_o
台灣綠黨共同召集人李根政說,工業生產出來的產品是不能吃的,稻米則攸關國家的糧食安全。

台灣綠黨共同召集人李根政說,停灌休耕政策不只影響到務農者,包括育苗、代耕等相關業者也受影響,「這項政策牽連到農業生產體系的上下游,農委會都沒考慮到,也沒有找農民來商量,就要農民做出犧牲,這是一項不公平、不正義的政策」。

李根政認為台灣的水資源分配需要重新檢討,工業用水搶農業用水的情況層出不窮,這次的停灌休耕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而且部分工業用水搶水之後還排污水到河川,污染環境、農田,不能什麼都要農業承受苦果。

經濟部水利署副署長賴伯勳出面接受農民的陳情時表示,停灌休耕政策的確「要更周到一點」,政府一定會盡量幫忙農民,水利署將與農委會等相關部門協調,,檢討現行政策,下週五之前會提出完整說明與回覆。

系列閱讀:十年大旱缺水休耕系列報導

10395831_1019600124722424_5760689738789380968_n
經濟部水利署副署長賴伯勳接受農民陳情,表示將與相關部門協調,下週五前提出完整回覆。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