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S病毒來勢洶洶,鄰近的韓國已經淪陷,曾有學者指出病毒來自駱駝或蝙蝠,雖然未獲證實,但也突顯人畜共通疾病的威脅;2013年,台灣曾發現另一個人畜共通疾病——狂犬病,台大團隊在鼬獾身上,驗出絕跡52年的狂犬病病毒,農政單位一度懷疑病毒是由中國走私動物傳來,不過學界比對各國病毒株後,證實台灣在百年前便存在本土病毒

去年特有生物研究中心分析中國和台灣鼬獾基因序列,發現彼此差異大,中國鼬獾走私的可能性小,病毒應該早已潛伏在台灣一段時間,且重新檢驗2010年保存的鼬獾屍體,也發現驗出狂犬病毒,進一步證實病毒早已在本土落地生根,因近年開始檢驗才獲得重視,並非突然大爆發,呼籲政府正視病毒本土的起源,投入野生動物監測,建立防治網。

中國、台灣鼬獾基因差異大,狂犬病毒早已落地生根

前年台灣爆發半世紀以來第一起狂犬病案例,截至目前總計有462例鼬獾、1例錢鼠、1例幼犬、5例白鼻心確診,為了釐清病毒起源,台大和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分析病毒的核酸序列、演化關係,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則另闢路徑,檢視台灣和中國鼬獾的基因序列,研究中國鼬獾是否曾被引進台灣,進而帶來病毒。

特生中心從公開的基因病毒庫網站GenBank取得中國鼬獾的資料,再蒐集67隻台灣產鼬獾,進行粒線體COI定序,其中有47隻感染狂犬病。

研究團隊總共分出16個基因型,有47隻屬於同一型,其中有33隻感染狂犬病,遍佈台灣北中南東,不過台灣鼬獾個體間的遺傳差異,只有0.27%,和中國的平均差異則有2.94%,差了10.9倍。

團隊另外分析343隻台灣產鼬獾的粒線體COII序列,得到同樣結論,和中國鼬獾的平均差異達到4.34%,遠高於本土族群間的差異0.45%,因此研究團隊判斷台灣和中國鼬獾已經長時間分化,中國鼬獾被引進台灣野外的機率不高。

研究人員張仕緯表示,曾有學者分析病毒的核酸序列,證實台灣去年爆發的狂犬病毒非來自中國,這項研究則提供間接證據,支持上述的說法。

蔡奇立認為,鼬獾的肉不好吃,而且台灣就有很多,沒必要偷渡,「台灣的狂犬病毒至少存在1、200年,到底是誰帶來的已不可考,但絕不是蔣中正帶來的。」

2010年早有鼬獾感染狂犬病毒

既然存在已久,為何在2013年大爆發?

張仕緯認為大爆發的講法並不正確,病毒早就存在台灣,只是因台大研究團隊偶然驗出,外界才發現,特生中心後來曾檢驗2010年之後的鼬獾檢體,發現早已感染狂犬病,「疫情絕對不是在2013年才開始的。」

研究人員蔡奇立則說,許多民眾常撿到被車子撞死的鼬獾,但正常鼬獾應不會莫名跑到馬路上,有可能是因感染狂犬病行為異常,最後卻被當成「路殺」,而且台灣染病的鼬獾沒有明顯攻擊行為,只會就地繞圈圈,常被誤診為「犬瘟熱」,狂犬病才那麼晚被發現。

人畜共通疾病興起,釐清問題才能對症下藥

雖然狂犬病來源不可考,卻提醒人們正視人畜共通疾病的威脅,古老的HIV愛滋病病毒、讓台灣損失慘重的H5N1禽流感、令人聞之喪膽的SARS、伊波拉,一開始都是先在動物中發現,逐漸演變成人畜共通疾病,最近興起的MERS也曾被指出來自蝙蝠或駱駝。

蔡奇立認為,台灣常把好事壞事都推給中國,如今各方證據都指出,狂犬病毒存在本土已久,「我們應該大方承認狂犬病毒是本土群,再看要如何防治,解決問題。」

長期關注野生動物流行病學的屏東科技大學教授陳貞志,先前接受上下游訪問時曾表示,無論狂犬病毒起源為何,都突顯台灣野生動物監測不夠健全,鼬獾大多死亡後才送來檢驗,「但更重要的是了解病毒在野生動物體內變化的情形,找出種種可能的影響因子,例如時間、季節、空間,才能做疾病管理。」

除了鼬獾,台灣也有5例白鼻心感染狂犬病的案例,不過蔡奇立認為應該只是意外,重點還是要放回鼬獾,畢竟鼬獾染病數量最多,目前已有其他研究團隊分析台灣鼬獾族群的親緣關係,擬定不同區域的防治策略,充分利用有限人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