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彰化地方法院判頂新製油無罪,引發社會譁然,法官認為從末端油品酸價等數據,無法證明頂新恐用劣等飼料油製油,遭外界抨擊未來是否尿精煉後也能合法?昨天臺中高分院審理此案,檢察官再提新研究,證明頂新油的品質有疑慮,在頂新油驗出疑似有害人體健康的4種不飽和醛類化合物(4-HHE、4HNE、tt-DDE、t-2-DCA),不但比正常油品高出30─50倍,甚至比用回鍋油、餿水油等精煉製作的強冠油還差。

國衛院:頂新油精煉後比強冠餿水油還差

台中高分院昨天審理頂新製油無罪案,檢察官當庭出示衛福部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的一份研究報告,遭頂新律師團抗議突襲。據了解,該份研究是劣質油事件爆發後,衛福部將查扣的頂新、強冠、統清、南僑等4家5品牌精煉油,委由國衛院進行不飽和醛類的研究性檢驗。

國衛院團隊非但在頂新油驗出疑似有害人體健康的4種不飽和醛類化合物(4-HHE、4HNE、tt-DDE、t-2-DCA),台中高分檢檢察官李慶義昨於當庭指出,這四種不飽和醛類的數據比統清、南僑的油高出30到50倍,還比用回鍋油、餿水油等精煉製作的強冠油高3到5倍。品質差異可見一斑。

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解釋,油的主成分三酸甘油酯會因為水解、酸敗,分解成醇類和有機酸,醇類再經氧化就是醛類,因此醛類含量過多的油代表放很久、不新鮮、或製造過程處理很多次,導致三酸甘油酯不斷被破壞,若在仔細分析其中數據和他牌油做比較,異常高量就很有可能是摻偽假冒。

油品是否惡意摻偽? 用食品指紋找出問題DNA

據了解,國衛院和台大、輔大等學者組成的研究團隊,進行油品檢驗研究長達一年。國衛院主秘江宏哲說,現有法定油品標準只驗重金屬、酸價、總極性化合物等,但這些都可經過純化降低,檢驗單位很難從中區別一般油和劣質油,所以衛福部委託國衛院開發新的檢驗方法。

凌永健指出,國衛院這項檢驗方法叫做「食品指紋圖譜」,簡單來說就是將正常油的指紋和問題油的指紋核對、比較,找出指紋訊號有差異的地方,放大分析,通常業者若有意摻偽假冒,添加的量一定不低,就能很容易找到問題。

凌永健說,「正常新鮮的油品不應該有醛類,即使有量也很少,頂新油醛類含量如此高,一種可能是油品不新鮮、放太久,不然就是製油過程經多次處理,所以三酸甘油酯才會不斷分解、氧化;他進一步解釋,就像酒放過久會產生甲醛、乙醛等致癌物一樣,醛類累積在身體過多、排不出去,就會造成健康上的危害,油也是如此。」

毒物醫師:四種不飽和醛類化合物 2種有動物危害、2種有細胞危害

國內毒物專家、林口長庚醫院毒物科醫師顏宗海則解釋,此次研究報告提及的四種不飽和醛類化合物tt-DDE、4HNE、4-HHE、t-2-DCA,前兩者國外已有動物實驗數據,其中tt-DDE對大鼠和小鼠會造成體重下降、胃潰瘍、急迫性壞死等問題,4HNE經動物實驗顯示會傷肝、傷腎,另一項靜脈注射的研究說會造成動物的肺部傷害。

後兩項4-HHE和t-2-DCA呢?顏宗海說,目前僅有細胞實驗報告顯示恐導致細胞毒性和基因受損;他強調,這四種不飽和醛類化合物的毒性還在研究階段,臨床上的相關研究還很欠缺,不過頂新問題油為何含量如此高,是需要去探究的地方。

昨台中高分院檢察官雖請顏宗海作證,分析該份報告,不過由於該報告遭被告方抗議是突襲性證據,最後當庭法官裁示先不討論數據,只先就檢驗得到的四種不飽和醛類進行討論。

凌永健表示,其實不同植物油、動物油的三酸甘油酯比例都不一樣,頂新問題油這四種醛類數據再往下分析,還可以看出是加了什麼油,像如果單純是豬油,DNA就是單一一種,如果是回收的地溝油,DNA分析就會很複雜,他強調,採用指紋圖譜分析食品問題已是國際趨勢,衛福部應該藉此經驗,趕快把方法建立起來。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則認為,有新的研究數據支持檢方固然是好事,但彰化地院一審,彰檢提出的證據本來就很強(一個是末端檢驗報告,包括頂新油脂的酸價、總極性化合物質、黃麴毒素等,一個是頂新原料油來源越南「大幸福」公司只做飼料油),為何法院不採信,產生和《食安法》相違背的認知?恐怕才是政府要檢討的。

葉彥伯解釋,同樣採購越南大幸福飼料油的永成和久豐,嘉義地院分別處以8到15年的有期徒刑,這兩地判決檢方提出的證據明明相同,彰化地院判頂新無罪,除了法官見解不同外,食藥署也該從彰化法官的法理判斷,檢討《食安法》是否有漏洞、或不夠明確的地方,把它補起來。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葉彥伯解釋,同樣採購越南大幸福飼料油的永成和久豐,嘉義地院分別處以8到15年的有期徒刑,這兩地判決檢方提出的證據明明相同,彰化地院判頂新無罪,除了法官見解不同外…」
    重點是財力,律師團不同!!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