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文)「台青蕉」鼓手黃堂軒,是樂手之中最愛笑且渾身散發自由氣息的人,現在大部分時間待在台北,只要是可以玩音樂,對他來說一切都好談!說起以前高中時期「台青蕉」組團的往事,他邊笑邊說:「我們又不是學音樂科班長大,所以以前演奏的實力真的滿差的。可是我們跟人家不一樣,我們敢去做我們想要做的事情。」

堂軒口中的「不一樣」,說穿了就是「台青蕉」的每個人,個個都很敢、很衝,都有很多事想做,也真的因此有很多分身。主唱王繼維,人稱老王,鬼點子最多,會寫文章、寫計畫,演講、座談、當評審,種種邀約從沒有間斷;貝斯手王繼強,跟老王是親兄弟,他有個可愛的綽號「玩具槍」,帶團功夫一把罩,是農村小旅行的最佳導遊。

吉他手郭合沅,平時話不多,常常不自覺會抿起嘴唇、滿臉嚴肅,不過只要一笑開來就鳳眼上揚,一派洋溢青春。「台青蕉」所有場子的水電、木工或場地維護、器材維修,沒有一項工作可以難倒他。最厲害的是,他可以每天清晨五點半透早出門,騎著摩托車到田裡幹香蕉活兒。

20190217農村小旅行走進香蕉園,走最快的還是園主郭合沅。(攝影/李慧宜)

2012年,「台青蕉」在旗山溪右岸,耕耘出一片兩分大的香蕉園,五年後他們又在旗山溪左岸租下五分地,以無農藥的方式,繼續擴大香蕉種植的面積。這兩處香蕉園,是「台青蕉」的「希望蕉園」,而園主是吉他手合沅。

「台青蕉」設計旗山式小旅行,巡水圳割香蕉

2019年2月17日一早八點鐘,穿著夾腳拖的「台青蕉」貝斯手玩具槍,頂著一頭亂翹頭毛出現在旗山溪洲的一座老三合院。雙眼浮腫的玩具槍,顯然還帶著前一天演出的疲憊,不過他還是起個大早趕到這兒接待遊客,準備展開一場旗山式的農村小旅行。

所謂旗山式小旅行,是從三合院的菜園開始介紹,先解說在地農民種植的當季蔬菜,接著再步出大門,站在美濃水圳匯入旗山溪前的兩、三百公尺寬闊水道旁,分享農家、農田與水源的空間關係。

20190217玩具槍解說各種傳統蕉農工具,這是收割香蕉後將香蕉假莖砍碎的農具。(攝影李慧宜)
20190217玩具槍解說各種傳統蕉農工具,這是收割香蕉後將香蕉假莖砍碎的農具。(攝影/李慧宜)

產業道路兩旁的風景,農民早已見怪不怪,但在遊客眼裡處處盡是驚奇。雙腳是小旅行的唯一交通工具,大家跟著玩具槍腳步越走越慢,低頭發現許多長相可愛的倒地鈴,走著走著一抬頭,陣陣驚呼接連四起,「這就是我們平常吃的香蕉嗎?」、「香蕉樹怎麼這麼高大?好高大喔!」玩具槍一句話神回,「香蕉其實不是樹,而是世界上最大的草本植物之一」,馬上又換來現場一聲聲的讚嘆!

短短不到一公里的距離,一行人竟走了一個多小時才抵達「台青蕉」的「希望蕉園」。蕉園的工寮牆上靠著一排鐵製農具,大多是蕉農專用的鋤頭、鏟子等,透過玩具槍細細解說,一個個「都市俗」首次進入香蕉園的真實世界。

20190217「台青蕉」舉辦的農村小旅行,由玩具槍(右一)和合沅(右二)負責解說。(攝影/李慧宜)

吉他手種香蕉 種蕉有如養孫女 割蕉像是抓山豬

香蕉園裡的草長得很高,及膝過腰看似無路可走。遊客們小心翼翼,深怕身邊突然竄出某種生物,只有園主合沅走得自由自在,無論是穿雨鞋還是打赤腳,他的每一步都特別踏實。

和著穿潮鞋的遊客站在一起,合沅更像農夫了。他的解說一向簡潔扼要,「一芎香蕉有8到12把,一棵香蕉樹從小長到大,共會長出24片香蕉葉,現在這芎香蕉成熟了,我們得大家合作割下來。」一旁的玩具槍接著補充,「旗山蕉農在以前香蕉外銷日本的時候,有特別重視外表的習慣,老一輩的人會說,香蕉是『重皮衫』的水果,不只要像養女兒那樣認真,更要像養孫女那樣細心呵護。」

可是香蕉樹直挺挺的,樹上一芎香蕉動輒二、三十公斤,實在很難想像要如何在採收下來的同時避免擦傷,對毫無經驗的遊客來說,香蕉沒有摔到地上已經是很厲害的了!看著一群年輕人小心翼翼地割香蕉再合力把香蕉抬出來,合沅忍不住笑了出來,「種香蕉是很粗重的工作,割一芎香蕉就像抓到一隻山豬。」

20190217割下一芎香蕉有如抓到一隻山豬,參與農事體驗的遊客又累又開心。(攝影/李慧宜)

「台青蕉」由農業創造音樂 讓音樂帶出農業

合沅是高雄大樹人,1991年出生,老家有種鳳梨和荔枝,2014年於崑山科技大學電機系畢業,退伍後就一直待在「台青蕉」直到現在。

5月7日早上梅雨涔涔,合沅跟往常一樣,騎著摩托車到香蕉園工作。這一天,要把香蕉園的草除乾淨。問合沅為什麼會打赤腳,難道不怕受傷嗎?他臉上浮起淺淺的笑容,「以前我阿公都是打赤腳在走的,阿公說香蕉園下面有地氣,人接地氣,人跟土壤就有連結。」

音樂來自於生活、創作取材於土地,「台青蕉」也是如此。時序從四月底開始,梅雨、午後雷陣雨從沒少過,園子裡的草長的速度實在嚇人。合沅說:「除草不用全部除完,有點像人理平頭的概念,要留下根系,這是因為草會保護土壤,也能保濕,讓不同生物在這裡生活。」

吉他手郭合沅從小在大樹的鳳梨園和荔枝園長大,對於務農並不陌生。(攝影/李慧宜)

「庄跤好所在」感受故鄉的情意

不用農藥、化學肥料和除草劑,以生態共生的原則來耕耘香蕉園。合沅在園子裡待久了,蟲聲、蛙鳴和鳥叫都成為他音樂創作的素材,他連除草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在彈吉他,而身上背的除草機,看著看著也好像真的就變成吉他了。

「庄跤好所在」是新專輯的第三首歌。MV一開始的畫面,由溫柔的鋼琴帶出鄉間的靜謐氣氛,緊接著是電吉他奏出南島男孩風的喃喃哼唱,後來又緩緩地加入鼓和貝斯,此時搭配的影像畫面,從旗山山系、檳榔樹、香蕉園、老茄冬樹、溪州大橋、旗山溪高灘地還有廣大的台糖農地,足足56秒的前奏,營造出濃郁的旗山農情,接著,主唱老王一開口:「伴阮飛過高山頭,流過田岸的水路,綠草、花開、身影。看見幸福的未來,感受故鄉的情意……」徹底顛覆了過去吶喊式的表演風格。

如果沒有農業、沒有「希望蕉園」,「台青蕉」的音樂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答案其實很簡單!老王在歌曲最後高聲唱著:「空氣好勢、飲水好勢、食家己種的,入柴燃火、今夜飲兩杯,回頭來看,山頂雲海,流倒厝內底。遮介一切,毋免錢來買、錢來賣。遮介一切、遮介一切,我所有的一切。」(文章待續,請繼續閱讀)

「台青蕉」吉他手郭合沅。(攝影/李慧宜)

系列閱讀:

唱香蕉的歌 01》旗山「台青蕉」荷鋤唱歌,種香蕉也種下自己的青春

唱香蕉的歌 02》搖滾樂團種香蕉,種蕉有如養孫女 割蕉像是抓山豬

唱香蕉的歌 03》在挫折的土壤長出新芽「台青蕉」挺身護家鄉

看影片《我們的島》香蕉的搖滾青春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年輕,朝氣,快樂

我要留言